漳浦县事忱新闻门户网?|?漳浦县事忱新闻门户网

60多年前,学生野游和野餐多去左家塘

2019-01-13 11:07:06?[来源:潇湘晨报]??[编辑:刘茜]字体:【??
1953年,我从湘乡县毛田完全小学毕业,后投奔在长沙黄土岭附近任教的大哥,大哥当年22岁,他将我安排在上黎家坡一位老乡家暂住,老乡工作在中南地质局长沙办事处,我住的地方附近是长沙市二中,即现在的长郡中学,不久后,我小升初,就报考二中。文、供图/童潜明

作者(左)与大哥。

上世纪50年代初,黄土岭附近的建筑工地,一个个土柱是量土方的标尺。

1953年,我从湘乡县毛田完全小学毕业,后投奔在长沙黄土岭附近任教的大哥,大哥当年22岁,他将我安排在上黎家坡一位老乡家暂住,老乡工作在中南地质局长沙办事处,我住的地方附近是长沙市二中,即现在的长郡中学,不久后,我小升初,就报考二中。文、供图/童潜明

小升初考试的录取率低

那时,考取了不是发通知,而是张榜公布。发榜那天,我在二中三府坪校门大红榜中找到我的名字,排第83个。除了高兴外,那大红榜及写名字的楷书吸引了我,那简直是一幅端庄的书法作品,我记忆深刻。后来发现,二中张贴的通知、告示,都是书法楷体,我打听才知道是教导处张元靖老师写的,张老师胖墩墩,总带笑容,和蔼可亲。

1953年小升初的升学率很低,我小升初考试的录取率是7:1。因为升学率大低,不能满足新中国成立后人民的文化需求,当年就有小学毕业生的家长向市教育局请求增加升学名额,于是就有了第二次小升初考试,这一次考试是15:1。为什么那年升学率那么低,主要是没有能力兴办更多的学校,原有的学校教室又不够。就拿二中来说,这年两次招生六个班,约300人,只有3间教室,学生使用教室就实行“二部制”,就是两个班共一间教室,轮流使用。好在当时的学生有一半是城里人,另一半是乡下人。六个班中127、129、131是通学班,128、130、132是寄宿班,我分在132班。当寄宿班在教室上课时,通学班可在家复习和做作业,当通学班在教室上课时,寄宿班可在宿舍、图书室和简陋的自学室复习和做作业。这样一来就给学生有很多课余活动时间。我们当时课外活动主要是两类:一类是个人或几个同学的个体活动,一类是少先队和班级组织的集体活动。

“小粉丝”爱去火宫殿听弹词

当年我的个人活动经常是到书摊看连环画小人书,书摊在当时的文化电影院门前(现在长郡中学大门前),一分钱一本,有时还邀请一两个同学同去交换看,这样一分钱就看两本甚至三本。有的书摊老板是不准交换看的,不过我们总是有办法对付。偶尔我也去火宫殿听弹词,火宫殿就是现在火宫殿这个地方,在听弹词中,我知道有一个叫舒三和的艺人,他侄儿在同年级通学班。我偶尔随通学班同学听舒三和的弹词,每次听都是非常难得的享受,我是舒三和的粉丝。

个人活动中还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“推板车”,板车是当时长沙市区内最重要的运输工具。板车上堆满货物,走平地板车师傅拖不成问题,上坡特别是长坡,师傅就得雇人在后面推。每一个长坡下方都有小孩、妇女等待被雇请推板车。我和我班郭继光经常干这种活,如南门口推到天心阁那段坡,帮推一趟5分钱到一角钱不等。拿钱少就看小人书,拿钱多就到学院街口“炳记”的油条店,喝豆浆吃油条,豆浆6分钱一碗,油条2分钱一根,一碗豆浆,两根油条,共一角钱。那个年代长郡师生都爱去花这一角钱品尝??葱∪耸?、听弹词、推板车学校没有鼓励,也不禁止,但是到湘江游泳学校是禁止的。那个年龄段的我们屡有违禁,当时的灵官渡(现在的南湖路过江隧道)到西湖桥(杜甫江阁)一带,靠岸都有宽20米左右的木排,从“五一”一直到“十一”,我们隔三差五都在木排上脱得精光,扎入湘江游泳,所以我们的水性都很好,经常从灵官渡横渡到水陆洲,再从水陆洲返回。1956年,我们这帮人在长沙第一次横渡湘江活动中都轻松成功横渡。

那时左家塘有一个大水塘

少先队和班级组织的集体活动多是野游和野餐。我们常选择去的地方是现在的左家塘一带,那时的左家塘确有一个大水塘,左家塘南、北、西环山向东开口,南为茶子山,现在的桂花公园一带,北为姊妹山、阿弥岭,西为长岭,那时是一排低山丘。东为开阔的梯田,不远处有一个村落,房屋建筑很宏伟,称廖家大屋。这个名字是我们单位一位王姓司机后来告诉我的,他老家就在那一带。有一次我和他说起在左家塘野餐时,他兴致勃勃说起儿时的那些地方,他说在他家前面一条小河捉鱼,这条小河是圭塘河。我还记得1964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,组织我们到洞井铺劳动,就到河中捉鱼,那些“标杆子”鱼很难捉到,可在草丛中无意可摸到肥胖胖的鲫鱼。

1954年“六一儿童节”,我们部分同学集体拍了张合影,照片名字叫“我们是明天的青年团员”。60多年过去了,照片中的每一位,虽未做大官与大商,但都是共和国有用之材,现在我们已经是近80多岁的老人,可我每看到这张照片,就感到无比的亲切。

当年基建最热烈场面在黄土岭

学校生活之外,我去得最多的地方是黄土岭的第22步兵学校。学校是1950年8月从汉口搬来的,1953年,我大哥调学校任教,不久我考中学就从老家湘乡来投奔大哥。

1952年5、6月间,第22步兵学校,在市南郊侯家塘沿原长潭公路东侧定点建校。在建校时有长条状的仓库被分隔近20间房,成为学员和教职员工的宿舍,宿舍一直保留到上世纪80年代初,大家都称它为“火车皮”。新建的校区范围为南北向长条形,面积约1400亩,西界北起一个水塘的南岸,这个水塘应是侯家塘,其位置约在现在的侯家塘国税局机关大院一带,东邻现在的雅礼中学;向南沿长潭公路,即现在的芙蓉中路经黄土岭,朝雨花亭方向到七里庙以南止;西界就是长潭公路;东界是连绵山头与山脚水田的自然界线,即现在的韶山路之西。整个校区中间为七八个连绵起伏的山头,高而宽。当年这里算是长沙市的远郊,只有南北向长潭砂石公路与外相通,东西向均为乡村小道,周围人烟稀少,校区范围内仅有两户居民,时有蛇虫出没,偶尔还可见到野兔。

1953年7月我来长沙时,从南门口、仰天湖、侯家塘到黄土岭都在搞基建。那时的基建全都是手挖肩挑,基本没见到运输的汽车,只有人拖板车来回穿梭运送建筑材料。唯一使我感到惊奇的是每个工地都有树干上的喇叭唱歌和讲话。

当年基建最热烈的场面是在黄土岭,连绵的山头上人山人海,锄镐飞舞,这一点我是亲眼所见。据我大哥的战友说,高峰时民工近3000人,那个时候,一个壮劳力连挖带运能挣旧币1万元,按当时粮价能买约20市斤米,所以积极性很高。

文章内容摘自童潜明新书《明说》